加纳社会主义运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为该地区开辟了新的道路


标签:

【编者按】2021年8月3日,左翼网站“人民快讯”刊登评论员文章,文章指出,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对自身发展历史,资本主义弊端等问题进行了阐述,具体内容如下:

加纳社会主义运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SMG)前身为加纳社会主义论坛(SFG)于7月30日至8月1日在温尼巴举行。

加纳社会主义运动(SMG)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前身为加纳社会主义论坛(SFG)于7月30日至 8月1日在该国中部地区的一个小镇温尼巴举行。来自加纳各地的130名代表和来自非洲、南美、北美、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兄弟组织的27名观察员出席了会议。会议通过了章程和将组织从论坛重命名为运动的决定。

在宪法规定的框架内,“我们的积极分子可以建立和平进程所需的组织和网络。”大会通过的最后决议是“为人民的权力而斗争”。

加纳社会主义论坛成立于1993年,在独裁统治期间只有四名成员。它的使命是在更大的范围内继承和推广社会主义和泛非主义事业,以及加纳第一任总理夸梅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的遗产,他的社会主义计划在独立不到十年后因中央情报局支持的军事政变而中断。

几十年来加纳社会主义论坛通过其媒体组织、研究小组、文化书店增强了活动的影响力。该组织的规模不断扩大,特别是在过去三年中,年轻人大量涌入该组织,使其成员增加到约3000人。

当前,公众对失业和生活成本上涨的不满已经达到临界值,该组织的人数也不断增加。世界银行在 2020 年9月报告称,加纳有12%的青年失业,超过50%以上的年轻人未充分就业,这两者“都高于撒哈拉以南国家的总体失业率”。

农田被出售给公司进一步加剧了失业危机。原本可以自给自足的农民被迫流离失所,导致年轻人从农村地区大规模迁移到城市,加剧了本已很高的失业率。” 而城市和农村的小规模犯罪和有组织犯罪的增加,公共安全正在下降。“民众对国家机构完整性和处理事务能力的信心处于了最低点。”大会指出。

在对公有企业和资源进行了大规模私有化之后,“食品、住房、石油、黄金、可可和木材及相关基础设施、贸易便利化、金融和技术服务业”大部分都被国外跨国公司接管。

大会的决议指出,“国家已经无法偿还债务,被迫诉诸累退税,以及以更高成本的借贷来偿还债务。崩溃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没有一个国家政党无论是执政的爱国阵线还是反对党有克服这一结构性危机的愿景,并继续致力于新自由主义道路。”决议还补充说:“非法政治运动主要包括人格攻击、有辱人格的宣传、关于不同种族、性别的斗争和暴力这些趋势将进一步破坏国家的稳定。”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斗争需要一个先进的政治组织在规模、广度、网络、动员力量以及战略和战术能力方面超出加纳社会主义论坛所提供的。” 因此,Kwesi Pratt Jr.在上个月早些时候曾表示,需要将论坛重组为一个“运动”,它是“一个更大的、更多样化的、更支持激进主义的组织”。

他在会议上再次当选,以同样的身份领导加纳社会主义运动。Kyeretwie Opoku和Kofi Henaku分别当选为召集人和国际部书记。

在他们的领导下,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将“与加纳的社会主义和进步的政治和社会组织合作,击败帝国主义”。大会决议将帝国主义定义为“资本主义的全球化阶段”,并指出“四个世纪以来,帝国主义直接侵略了非洲。它将所有可能的身份种族、种族、宗教、性别、性取向和年龄武器化,作为分而治之战略的一部分。”

这种分而治之的战略使非洲国家“极易受到劫机者、绑架者和贩毒集团等“非国家”行为者的侵扰;并使得非洲新殖民地的社会竞争很容易演变成难以解决的暴力。”

尤其是西非国家,其自然资源被“巴尔干化”,并被外国跨国公司控制,同时包括大部分基础设施、贸易和服务业。由此造成的大规模剥夺和帝国主义势力领导的灾难性军事干预所引起的社会危机,为各种动机的暴力跨国组织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海盗和毒品卡特尔威胁着大西洋的石油、天然气和航运业务,正如强盗和绑架团伙威胁着撒哈拉-萨赫勒地区一样。“撒哈拉-萨赫勒地区着火了”法国殖民主义已经使他们的人民变得贫穷和绝望。北约 2011 年对利比亚国家的袭击激起了毛里塔尼亚、尼日尔、马里、乍得、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利亚北部的青年的不满,其中一些愤怒的年轻人与部落和“犯罪”组织结盟,挑战腐败和不受欢迎的新殖民主义。其他人则被吸收到更大的组织中,寻求建立地区哈里发的基地组织

这场由帝国主义引起的危机被同样的势力用作进一步“军事干预的理由,旨在夺取对撒哈拉自然资源的直接控制权,从而加剧紧张局势并在整个地区传播不稳定浪潮。”

然而,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坚持认为,帝国主义是西非不稳定的“原因”,而不是它的“疗法”,并宣称“西非普通民众之间没有根本矛盾。不断加剧的冲突反映了西方意图打破土著人对新殖民主义剥削的。”

在西非以外,大会承认赞比亚社会党在这个南部非洲国家反对总统埃德加伦古的“新殖民主义”统治该党定于本月举行第一次选举。大会还宣布声援北非的撒哈拉人民民主共和国。

该决议称,“西撒哈拉”“仍然是非洲大陆上唯一的殖民地。它被摩洛哥强行殖民,摩洛哥是非洲同胞,它本身也经历过外国直接统治的屈辱,但现在充当美国和以色列渗透该地区的代理人。”

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加纳政府、非洲联盟 (AU)、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 (ECOWAS) 和联合国“迫使摩洛哥承认撒哈拉人的自决权并尊重国际社会的决定”。并呼吁摩洛哥占领军撤出萨德尔。

该决议宣布声援正在与以色列非法占领作斗争的巴勒斯坦人民,并补充说:“我们对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继续为以色列的危害人类罪行提供支持感到遗憾。我们呼吁所有非洲国家重申以色列的角色,并完全拒绝任何以色列任何身份包括观察员身份参与非盟工作的想法。”

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宣布声援古巴人民、政府和古巴,“他们树立的国际主义榜样在世界历史上是无与伦比的”。同时还要求加纳政府“加入谴责美国侵略的行列,并采取切实措施,挑战美国对古巴的非法封锁,以减轻古巴人民的苦难”。

加纳社会主义运动指出,“委内瑞拉面临美国持续的侵略,旨在获得对委内瑞拉巨大能源资源的控制,并停止支持世界各地的进步事业”,加纳社会主义运动表示声援在美国实施的封锁下苦苦挣扎的委内瑞拉人。

在向中国成立一百周年致敬时,加纳社会主义运动自信地将美国再次对中国的侵略描述为“使中国过去 40 年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成就倒退,并转移全球对社会主义明显优越性的认识的努力是徒劳的。大会还建议中央委员会研究中国的发展经验,特别是消除极端贫困方面,以及中国的发展战略和组织能力。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