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俪手提火把打狼假得让人泪奔《那年花开》有点浪费公众资源了


不管怎么说《那年花开》都是一部臭长、拖拉的电视剧,类似于官员站位、死人复活的事情我们不多说,因为那都可以解释为剧情的需要,仅说孙俪手提火把打狼。

生活就是生活,电视就是电视,不能把没有生活的生活搬上荧屏闹笑话。关于狼,民间有这样的一种说法,即是“狗怕蹲,狼怕火”。意思是再凶狠的狗向你扑来时,只要你猛地蹲下来,它就是停止攻击;狼呢,只要你身边有火,它就不会主动偷袭和攻击你的。这都是先民们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生存经验。因此,在很多野外遇狼的生存技巧里,常有教人点燃身边枯草之类甚至衣服的说法。这是因为野外生存的狼,自然是赶不上人类对于火了解那么多,它们生存在黑暗里,并借助黑暗偷袭、捕获,见到自己不熟悉的火光当然会有恐惧,而人类则与它们相反,被光照亮,反而觉得心里舒坦,少些恐慌。

时代进步了,狼少了,人对付狼的游戏在生活里鲜有发生,人们已经淡忘了这方面的生存技巧,但狼却在《那年花开》荧屏上进化了,进化得飞快,进化成了飞蛾,一次次扑火,以至于不担心被火烧死。因此,我们有理由说孙俪手提火把打狼的那段打的也许根本不是什么狼,而是蛾子。这是《那年花开》给我们闹下的一个笑话。编导把自己的无知全都暴露在了那里,还自以为是地在渲染着剧情的氛围。

如果说这仅算是一种小失误的话,那么根据“真人真事”拍摄的《那年花开》,简直烂得让人呕吐。沈星移复活也就复活了,但周莹去找他并向他表达爱意,这让那个去世已经很多年的安吴寡妇在地下很伤心。她无子守节,得到封建家族的赏识和赞许,并给予优厚的待遇,但《那年花开》却有些让她成了“风流寡妇”的意思了。《那年花开》要“造剧”也不至于对死者如此不尊重。要知道安吴寡妇虽然营造了一个“商业帝国”,但因为她无子死后甚至连吴氏的祖坟都没进了。《那年花开》这种无节制的扯淡,真是让人恶心透顶。我们没有理由要求《那年花开》拍成吴氏的纪录片,但也不至于脱离生活脱离得如此不靠谱。这是另一个把狼打成了蛾子的传说,多少有些“真空人”的做法。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如此烂剧面前,竟然还有一大批孙粉们在为其不遗余力地出来维持局面,让人感到这些粉们已经与《那》剧一样病得不轻了。真可谓什么样的电视就有什么样的观众。但是,空中楼阁毕竟是空中楼阁,终有塌下来的那一天。而让《那》剧如此长时段地占领公众荧屏真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文/路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